生物科学门户网站
BIO1000.COM

随着人类发展阅读能力 关键的一些大脑区域被回收

马萨诸塞州剑桥市-人类仅在过去的几千年内才开始开发读写系统。我们的阅读能力使我们与其他动物区分开来,但是几千年来对于我们的大脑来说,发展一个专门用于阅读的新领域的时间太短了。

为了说明这项技能​​的发展,一些科学家假设原来为其他目的而进化的部分大脑已被“回收”用于阅读。作为一个示例,他们建议专门用于执行对象识别的视觉系统的一部分已重新用于阅读的重要组成部分,即正交处理-识别书面文字和单词的能力。

麻省理工学院神经科学家的一项新研究为这一假设提供了证据。研究结果表明,即使在不懂如何阅读的非人类灵长类动物中,大脑的颞下叶(IT)皮层也能够执行诸如将单词与无意义的单词区分开或从单词中挑选出特定字母的任务。 。

麻省理工学院脑与认知科学系主任詹姆斯·迪卡洛(James DiCarlo)表示:“这项工作为我们对视觉处理的神经机制的快速发展理解与重要的灵长类行为-人类阅读之间建立了潜在的联系。”麦戈文脑科学研究所和脑,思想与机器中心,也是该研究的资深作者。

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后Rishi Rajalingham是该研究的主要作者,该研究今天发表在《自然通讯》上。麻省理工学院的其他作者是博士后Kohitij Kar和技术助理Sachi Sanghavi。研究团队还包括法兰西学院的实验认知心理学教授斯坦尼斯拉斯·德海恩(Stanislas Dehaene)。

文字识别

阅读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需要识别单词,为这些单词赋予含义,并将单词与其相应的声音相关联。据信这些功能分布在人脑的不同部位。

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研究已经确定了一个称为视觉单词形式区域(VWFA)的区域,当大脑处理一个书面单词时该区域会亮起。此区域涉及拼字阶段:区分字母混杂字符串中的单词或未知字母中的单词。VWFA位于IT皮质中,它是视觉皮质的一部分,还负责识别对象。

在法国的认知心理学家于2012年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报道中,狒狒可以学会将单词与非单词区分开来之后,DiCarlo和Dehaene对研究单词识别背后的神经机制产生了兴趣。

通过使用fMRI,Dehaene的实验室先前发现,一旦人们学会了阅读,IT皮层中响应对象和面部的部分就变得非常专门用于识别书面单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